統計與出版品

    友善列印 將另開新視窗

98年11月(209期)

站內搜尋

莫拉克颱風土石流防災疏散避難有功人員表揚大會


水土保持局  黃國鋒˙姜燁秀˙楊婉慧˙黃茂龍

  2009 年 8 月 8 日 ,台灣歷史上最悲傷的父親節。一個來自太平洋的中度颱風莫拉克,在短短幾天內,將台灣一整年的總雨量傾倒於南台灣,短短幾天下來累積 3,004.5 毫米的雨量,在中南部、台東造成慘重災情。然而在無情風雨中,卻有許多基層防災人員和熱心志工,在第 1 時間發揮了無私無我的精神,自救救人,協助疏散社區居民避難。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特別在 98 年 10 月 21 日,於農委會 5 樓大禮堂舉辦「莫拉克颱風土石流防災疏散避難有功人員感恩表揚大會」,感謝這群無名英雄做出的貢獻。

無私奉獻 防災英雄捨身救人

   獲得表揚的防災疏散避難有功人員共有 33 人,身分包括鄉長、村長、土石流防災專員、警察,他們在 12 個鄉 21 個村總共撤離了 9,100 人,減少可能死傷人數 1,046 人。總統馬英九特地出席親自頒發「無私奉獻」獎座、感謝狀及總統贈送的手錶,而 2 位在高雄縣小林村失聯的土石流防災專員陳漢源、劉金瑛,總統也頒發「不朽的榮耀」獎座及感謝狀給家屬,表達最高的敬意,並希望 2 位烈士能入祀忠烈祠。另外,還有 82 位績優土石流防災專員,則由行政院長吳敦義頒感謝狀,向這群勇者無懼的英雄致上最深的感恩。

 馬總統在致詞時特別強調「預防」的重要性,並要大家將每次的颱風都視為莫拉克,特別在全球氣候變遷下,災難一次比一次嚴重,與其事後救災,不如事前做好防災,除了靠目前志工性質的防災專員制度外,要結合民政、國軍、警察、消防及農委會的防災系統,唯有做到「超前部署、預置兵力、隨時防救」,才能有效將災難降至最低。

 莫拉克 600 多條人命的教訓,讓國人深刻體會到防災的重要性。而其實早在 94 年,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就結合地方意見領袖、志工、村里長等,在全台 1 千多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區,培訓「土石流防災專員」,藉由觀測雨量,掌握山區雨量變化,協助災情通報和疏散民眾。這些第 1 線的防災人員,在 88 風災當時扮演了極為關鍵的救命角色,用生命寫出了一篇篇令人動容的故事。

重視土石流預警 高縣桃源鄉零傷亡

 故事從 88 風災中死傷最慘重的高雄縣說起。

 風災奪走了 300 多名小林村民的性命,包括兩名堅守崗位的土石流防災專員,但在更深山裏的桃源鄉,卻有著極大反差,「全鄉 4,786 人全數平安,一個都沒少!」桃源鄉路斷、橋毀、屋垮、村村斷成孤島,而且還是最晚撤離的,何以能如此幸運?

  8 月 7 日上午,桃源鄉已是狂風驟雨。鄉長謝垂耀 6 日已在公所成立災害應變中心,召回所有人員進駐待命。 手機不時傳來水保局的簡訊,雨量從 400 公釐、 500 公釐不斷上修,土石流警戒很快就從黃色跳到紅色,「勤和村立刻撤往高處的活動中心!」 7 日下午 3 點,鄉長謝垂耀下達第 1 道撤村命令,同時也要求土石流潛勢區的其他村落,務必撤離。沒過多久,大水真的漫過荖濃溪,淹上了勤和村,所幸當時人員都已撤離。

  比鄉公所所在地桃源村更深山的復興村, 8 月 8 日傍晚,山溝潰堤,「水淹了 50 公分高,有一棟房子還被土石流整個塞滿。」多虧土石流防災專員顏文雄的警覺,發現山溝水位暴漲,及時通知村長,撤離了靠近山溝邊的住戶。

  本身是義消的顏文雄, 4 月才加入防災專員行列,沒想到第 1 次上場,就遇到 50 年來最大的風災。他緊盯著雨量筒,冒雨一遍遍巡邏著被列為警戒區的山溝,「沒想到這樣真的能救人,加入防災專員是對的!」

  桃源鄉零傷亡的紀錄,靠的不是幸運,而是鄉長、 8 村村長以及土石流防災專員,齊心協力創造出來的奇蹟。

小地方大英雄 拯救南縣羌黃坑

  緊鄰高雄縣山區的台南縣南化鄉玉山村的羌黃坑, 88 風災過後,慘不忍睹,泰半民宅遭土石流掩埋,簡直就像被滅村,因此被外界形容是「小林村第二」,不同的是,當地 71 位居民全部安然無恙!

  8 月 8 日下午,風雨愈來愈大,防災應變中心接獲土石流警戒通報,向羌黃坑村幹事蘇榮教宣達撤村的決定。蘇榮教立即開著他的小貨車回到村子裡巡查,沒想到才一下車,小貨車馬上被大水沖走。

 玉山派出所所長向萬成與員警鄭冠生也趕來幫忙撤離,部分村民原打算死守家園,得知蘇榮教的貨車被沖走,也不再堅持。夜晚,風雨更烈,向萬成與鄭冠生開著警車四處巡邏,發現省道台 20 線已成了湍急的水道,還挾帶著大量泥石,警覺事態嚴重,立刻展開更大規模的撤離。

 兩人冒險徒步涉過大水,攀上村落間的坡徑,挨家挨戶通知撤離,並用警車將村民接至 3.5 公里外的玉山活動中心暫時安置,有居民嚇到腿軟,得攙扶著才上得了車。 3.5 公里的救命之路,警車在大雨中來來回回不知多少趟,直至凌晨 3 點多,終於將全部居民撤出。

 兩名員警不顧危險,捨身救人,成為村里的大英雄。另外,防災機制的啟動也是一大關鍵。南化鄉公所在 5 月 2 日舉辦了一場土石流說明與演練,向被列入土石流警戒區的羌黃坑居民說明土石流的危險性,以及發生時該如何應變、疏散,想不到演習果真派上用場!經過莫拉克,歷劫歸來的居民深深了解防災的重要,不少人主動加入防災行列。

防災觀念人人有 雲林華山村撤離快

 比起高縣、南縣山區的柔腸寸斷,雲林古坑的華山村顯然幸運多了。風災過後,迷人的咖啡香依舊瀰漫著小村莊,遊客也沒因此被路阻斷,更沒有一棟房屋受損。

「真的是有驚無險!」華山村土石流防災專員吳永堃說,風災當時,華山溪猴洞橋下游北側 1.6 公頃山壁滑動,約有 5 萬立方公尺傾瀉而下,幸好土石全被擋在 1 號梳子壩上方,下方的華山村得以倖免於難。

  颱風來襲當天,吳永堃開著自家的沙灘車,冒著風雨在泥濘的路上執行任務。上午 11 時,他接到水保局傳來的土石流紅色警戒簡訊,立刻和村長林文森兩人分頭以電話通知危險區的村民趕緊疏散,之後更挨家挨戶登門協助,成功撤離 25 人。 8 月 11 日,受到颱風外圍環流影響,風雨更急更大,吳永堃不等防災中心通報,當機立斷進行第 2 次人員疏散,成功撤離 48 人。

  兩次撤離行動,都在短短 15 分鐘之內完成。吳永堃表示,這都得歸功於水保局平日的防災教育及疏散演練得宜,加上華山村設有水保局的防災教育園區,村民普遍具有防災意識,才能有驚無險、平安度過天災難關。

   開啟村民防災意識的,正是是驚天動地的 921 大地震。當時擔任社區理事長的吳永堃,決定以咖啡文化做為重建之路。在水土保持局和村民共同努力之下,用一棵棵長滿豔紅果實的阿拉比卡咖啡樹,縫合了被大地撕裂的傷口,華山村蛻變為全台家喻戶曉的咖啡村。而這 7 年來,吳永堃一直是當地唯一的一位防災專員,堅守崗位,守護著好不容易重生的家園。

南投新山村長 落實防災救全村

 位在南投水里的新山村居民,經歷 921 大地震、桃芝颱風肆虐,更能體會天災無情,而防災疏散避難制度也從那時就開始執行,在往後的每一次颱風派上用場,當然也包括莫拉克。

  8 月 9 日凌晨,村長林美玲不敢上床睡覺,因為就在幾個小時前,水保局傳來了土石流紅色警戒的訊息。半夜 2 點,她察覺陳有蘭溪水突然暴漲,先打電話通知水土保持局防災中心,並聯絡當地派出所請求員警協助,知會消防隊備車支援,再將兩位植物人村民先一步載送到秀傳醫院。後來眼見壽山橋被沖斷,林美玲便和先生分頭進行,她和員警挨家挨戶通知村民趕緊撤離,先生則到壽山橋頭拉起警示線,警告來車,前方橋已斷。

  「當時情況非常危急!我一家家通知民眾緊急避難,有人一出家門不到 5 分鐘,就眼睜睜看著自己家崩落到陳有蘭溪中,當場幾乎嚇傻;而我先生才拉完警示線,回頭就看見 3 部車輛疾駛而來,真的是生死一瞬間!」林美玲描述起當時情況,仍心有餘悸。

  一夜淒風苦雨奔走,清晨 6 點前,林美玲總算把全村 135 位居民帶到水里鄉的義民廟避難。「看到全村都平安,我真的非常開心。」風災過後,統計村全民宅掉落溪中及不堪居住的共有 30 戶,沒有人員傷亡,林美玲夫婦是最大功臣。

  林美玲不居功,反倒感謝水土保持局教授的防災教育訓練,「上課真的很有幫助,我們會比一般人更有警覺性,課堂上的演練也和實際狀況相去不遠」,現在居民也深信,事前防災才能保障自己的性命。

與自然和平共存 高雄甲仙東安村

  甲仙鄉東安村為土石流警戒區,在莫拉克風災中,村民得以平安躲過土石流威脅,全賴村長游新儀發揮高度警覺的奔走營救。兼任土石流防災專員的他曾受過土石流防災訓練,也曾參與防災演習,學習各項應變措施。

  他語帶肯定︰「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對於颱風季節飽受土石流侵害的台灣而言,土石流防災教育十分重要,不但要記取教訓,也讓我們學習如何與大自然和平共處。

  他拿起水土保持局發送的雨量監測筒表示,於 8 月 6 日中央氣象局發布颱風警報後,便收到水土保持局發出的雨量監測簡訊通知,當時他趕緊架上雨量筒監測,並同時通知居民;「我開始一通通撥電話給住在警戒區附近的數十戶居民,要他們提高警覺。」 7 日上午風雨開始增強,近午時分雨勢驚人,眼見情況不對,他趕緊驅車進入油礦巷,要居民撤退至當地的信仰中心龍鳳寺,還告訴村民,等天候狀況轉好再返回家園。

  但撤退工作比想像中困難,居民打死都不願意撤退。游新儀無奈表示,居民大多世居於此,認為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像是有一戶 7 口人,直說去年卡玫基颱風時,大水也只淹到住家前面的圍牆,屋子一點事都沒有,還認為村長大驚小怪。游新儀只好繼續到別的村民處勸導,沒想到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大水瘋狂湧進,他所駕駛的四輪傳動車根本無法向前行駛,只能原車返回,再拚命地撥電話要其他村民快點撤離,很多民眾這才警覺事情不妙,連聲應好。他搖搖頭說︰「一些不撤退的居民,是眼見山上的土石流快逼近家園了,才臨時跑往另一條通往山上的小路逃難的。」

  東安村原有的美景,被這個世紀風災破壞殆盡。「都沒有了啦!現在的氣候已經和我們小時候不同了。」現年 58 歲的游新儀自小在甲仙地區長大,無法想像甲仙竟會發生如此的風災慘景。以往頂多連續兩個月下雨,但現在卻是幾天內就把一年份的雨量下完,土地怎堪負荷。在疏散過程中印象深刻的,是一位 80 多歲的老先生,一家 3 口住在警戒區裡,第 1 趟去勸說撤離時,老先生置之不理,說自己住了 80 多年,從沒出過事;村長只好再找鄉長前往,老先生仍舊不肯;第三趟,游新儀只好會同警察、消防警察與民政課長等人前往說服,老先生這才答應下山。

  「風災發生當下,時間最重要,在緊迫的時間內,若還要再會同相關人員聚集完畢,村民大概也被土石流沖走了。」他嘆口氣說,現在的百姓不光是要拜託,差點就要跪下來懇求了,也很難說服,經過這次教訓,希望大家的防災保命意識能加強。

從懷疑到肯定 台東大鳥村重建重防災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莫拉克颱風讓不少曾經懷疑土石流防災機制的民眾徹底改變,包括台東大武鄉大鳥村的高惠香。

   88 風災前,村子裏沒有人知道高惠香是土石流防災專員,就連高惠香自己也不好意思跟人家講,但風災後,全村人都認為高惠香是個很重要的人。

   8 月 8 日晚上大雨急促, 1 個小時就達到 100 公釐,高惠香通知村長唐中興一定要緊急撤離山邊的第 15 鄰,疏散班班長朱文麒也跟著社區巡守隊一同出動,當晚,第 15 鄰的 5 戶 9 人全數撤離至大鳥國小。

   隔天,山上滾滾而下的大水灌爆了大排水溝,高惠香屋前的雨量筒一下子飆高到 600 公釐,已超越土石流紅色警戒,村長唐中興緊急廣播要村民撤離,話才講到一半,電線就被風雨扯斷了。風雨中,村長扯著喉嚨,一家家勸說,花了 5 個小時,終於把 7 百多名村民安全撤離。

 土石泥流溢出大排水溝,淹沒兩旁民宅,美麗的部落瞬間變成廢墟,連小教堂也掩埋在土堆下,只剩下屋頂的十字架。「雖然房子毀了,至少大家都還在一起」,風災沒有吹倒排灣族人樂觀的天性,重建部落的同時,防災教育訓練也會一起扎根。

台灣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為感謝這次疏散的英雄土石流防災專員們,特別商請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王志文教授設計及製作獎盃,獎盃木紋曲線變化為流水的意象延伸、順著山形的起伏和諧地循環,得以展現出台灣生生不息的生命力。獎盃盒子運用台灣的花草,描繪出勳章的圖騰,如同贈勳的概念,加上流蘇形成完整的勳章,葉片排出抽象的台灣大地,橘色的花代表如同土石流防災專員用心「手」護台灣(取自制服的橘色)。

  災難總是發生在人們認為不會發生的時候。在這次莫拉克風災中,有很多村里居民平安撤離,但也造成了很多災區,必須挽起袖子攜手重建,居住在台灣的宿命,面對天災人禍,我們更應尊重自然,人定不能勝天,危險時還是要 36 計走為上策,颱風期間,政府均會要求位於危險區的民眾提早疏散,在此也沉重呼籲民眾一定要配合政府的指示提早撤離,如能用 2 、 3 天的生活不便,換得生命的安全無虞,絕對是最划算的方案,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應順天,希望人能與自然和諧共處,把災害減少到最低 。
本網站刊載之「農政與農情」其所有內容,包含文字、圖像等皆可轉載使用,惟須註明出處。

回上方 回上一頁
98-11-19:10,955
隱私權及資訊安全政策/網站資料開放宣告/本會位置圖/各縣市動物保護申訴電話/緊急災害聯絡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