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與出版品

    友善列印 將另開新視窗

99年11月(第221期)

站內搜尋

去年夏天,關於南台灣的雞鴨魚肉記事—動植物防疫檢疫局黃國青副局長


秘書室

  莫拉克颱風災後,動植物防疫檢疫局黃國青副局長及相關人員在第一時間進駐南部前進指揮所,調集人力和資源,確保防疫工作在時限之內完成。處理死廢雞鴨魚肉的工作雖然迥異於料理桌上佳餚,當中卻蘊含著隨機應變的智慧,以及保全公眾健康的美好滋味。

  南部縣市多為典型的農業鄉,境內有許多養殖、養豬、養雞、養鴨業,八八水災讓本該是料理桌上佳餚的雞鴨魚肉,頓時成為爆發疫病的隱憂。當大水逐漸退去,南台灣的驕陽變成催化傳染病的鍋爐,在巷弄間蒸騰出一陣陣污泥發酵的異味;而怪手、推土機、吊車發出的轟隆轟隆聲響,配上大卡車行經之處捲起的漫天煙塵,更像是為另一場戰役所鋪陳的背景,那就是大量死廢畜禽引發的後續處理問題。

成立應變小組,進駐南部救災指揮所

  8 月 9 日 ,豪大雨依舊不曾停歇,陸續傳來的災損越來越慘重,不禁讓人鼻酸與心疼。當天,防檢局立即邀集相關組室成立應變小組,建立標準因應機制,黃國青副局長接獲指示南下進駐救災指揮所。在此同時,也請中興大學檢視防檢局的移動式焚化爐及屍體絞碎機,確認運作正常之後待命。

  三天之內降下一整年的雨量,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恐怕都無法倖免於大洪水的侵襲,災民的心急更是人之常情。然而,當交通、電力與通信全都中斷,天候又十分惡劣,救災工作可說是難上加難。尤其是重災區的南部縣市,即使傾注縣內所有的人力和物力救災,仍力有未逮,需要中央部會協助統籌,以補上不足的部分。因此,包括農委會、經濟部、衛生署、環保署等單位,都派駐人員進駐南部前進指揮所,進行跨部會、跨縣市的資源整合。

  以防檢局為例,除了本身執掌的斃死禽畜屍體清運處理、畜牧場及週邊環境消毒工作之外,黃副局長也調派消毒車輛協助漁業署進行魚塭周邊環境消毒、協調林務局借調搜救用的對講機,給前往山區受災村落的救難隊使用。

防疫如作戰,遍地烽火起

  而防檢局負責的斃死禽畜屍體清運工作,更是莫拉克災後的重點項目之一。因為淹死的豬隻高達 14 萬 6,000 頭,家禽 696 萬隻,很多畜禽屍體已經開始腫脹,有些甚至肚破腸流,如果不趕快運走,後果不堪想像。然而,災區範圍實在太廣,除了運用民間人力雇工(車)協助各項清運工作外,國防部也支援部分軍力。

  協調國軍兵力的工作,乍聽之下好像只要打打電話、發號施令即可,事實上,當 災區太廣大,每個地方都傳來需要幫忙救人或救災的呼求,防疫工作如同一場烽火四起的戰爭,調度人力的過程充滿了各種變數,彼此互相牽連,而負責調度的人則像戰場上的統領一樣,必須在紛至沓來的求援聲中保持鎮定,綜觀全局,並且運用良好的溝通和判斷能力,確保防疫工作順利進行。

  例如 8 月 10 日當天,黃國青副局長原本聯繫好 200 名國軍前往屏東縣的萬丹鄉、 100 名前往九如鄉協助清運斃死豬,結果因為九如鄉的兵力臨時被調去支援也是重災區的台南縣了,他只好趕緊再協調 20 名兵力前往九如鄉,補上人力的不足。

  好不容易找到支援九如鄉的軍力,萬丹鄉公所也發出緊急求救聲,因為他們那邊有 8,000 頭斃死豬等待清運。於是,黃國青副局長立刻協調畜牧處調派小型集運車,為了把握分秒必爭的清運時限,他甚至把自己所有能夠接觸到的求助管道通通都試過一遍,也獲得不少的支援。

  其中,他在雲林經營化製廠的好友,二話不說就派兩輛 35 噸的大卡車,分別從雲林、台南出發,前往屏東清運 5,000 頭的死廢豬隻,並且把豬隻屍體運到金海龍及大勝飼料公司進行化製,解決燃眉之急,讓他十分感動。同時,畜牧處也調派四輛小型集運車,隔天即刻啟程南下,協助清運。

  調到了人力,清運禽畜屍體的工作才正式開始。不少國軍弟兄必須穿防護衣、戴 SARS 期間才用得到的 N95 口罩去搬運豬隻,更有弟兄邊搬運時邊嘔吐,當時情景有多艱難,可想而知。

  養殖漁業重鎮的林邊鄉,救災工作同樣很辛苦。高築的堤防讓大水退得十分緩慢,魚塭付諸流水,水電又無法在短時間修復供應,外人就算想進來救災,也得先想辦法克服各種障礙;順利進到災區之後,還得在漫天塵土、空氣中夾雜著強烈魚腥味的環境中,進行清淤工作。黃副局長說,那種魚腥味之濃厚,工作人員儘管戴上好幾層口罩,依然無法完全阻隔。在官、民通力合作之下,總算在 8 月 16 日完成所有死廢畜禽的清運工作。

「毀屍滅跡」的幾種方法:焚化、化製、堆肥和掩埋

  將動物屍體從「第一現場」清走後,更大的難關隨之而來。每種動物屍體的處理方法都不一樣,雞鴨等家禽和魚屍以焚化為主,送當地環保局處理;豬隻屍體以化製為主,而漂浮在外的各種禽畜或野生動物,則以掩埋方式處理。

  只不過,儘管南部幾個縣市的化製場和焚化爐已全力運轉,仍無法在短時間內消化大量死廢禽畜。為了爭取時間,避免造成更大的災難,大批死豬被運到平日很少掩埋有機體的灰渣掩埋場,而這個舉動立刻引起當地居民的不滿,包括嘉義縣竹崎鄉、民雄鄉,台南縣山上鄉及安定鄉,以及屏東縣南州鄉、新埤鄉、長治鄉、枋寮鄉及恆春鎮等地,都有民眾抗爭事件發生,必須動員警力全副武裝維持秩序。

  為此,黃副局長親自說明整個事件處理原因與經過情形,再度保證防檢局一定會善盡後續處理工作,讓民眾滿意,但也請民眾諒解這是不得已的選擇。

  以台南掩埋場為例,他告訴當地民眾,在環保機關監督下,掩埋會採用更嚴格的作業標準:死亡豬隻進入掩埋場時,先消毒之後撒上石灰粉,然後每掩埋 1 公尺,中間就覆蓋 15 公分以上的灰渣。此外,掩埋場原本就有鋪好的二層不透水布,滲出的水收集之後,立即導入場內的污水處理廠,不會任憑污水四處溢流。折騰了好一番工夫,甚至動用警力,才順利完成掩埋工作。

全面消毒,杜絕遺「菌」之憾

  處理完禽畜屍體,接下來必須徹底消毒被風雨肆虐過的環境,以免殘留在現場的病菌乘機發威。協助畜禽場的消毒防疫工作主要分為二部分進行,第一部分是透過鄉鎮市公所提供受災畜場消毒藥品,讓畜禽場利用自己的消毒設備進行消毒;另一方面,則協調其他未受災縣市的動物防疫機關,立即調派新型消毒防疫車,並結合畜禽產業團體,共同執行消毒工作。這段期間一共釋出防疫儲備消毒水 5,891 桶、生石灰 100 包,消毒圈養場 3,935 場次。

  值得一提的是,防檢局為了提升疫病防禦功能,協助各畜牧場自衛防疫工作,在 2006 年打造了 14 輛功能強大、全世界首創的新型消毒防疫車,車上加裝了鼓風式噴霧機,可以快速噴灑藥劑,在這次救災的關鍵時刻派上用場,更具特別意義。

用灰頭土臉換取安心的容顏

  黃副局長表示,他非常感謝當時派員協助的國軍、各畜牧團體、各縣市動物防疫機關、環保局等單位,以及配合進行消毒防疫工作的畜主。他說,災後的一片愁雲慘霧中,看到不少人秉持「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馳援各項救災任務,他們用自己的灰頭土臉,換來一張張安心的容顏,把人溺己溺的台灣精神發揮到了極致,令人十分感動。「未來的路還很長,這些日子看著災區離復原之路越來越近,才讓我數月來惶惶的心終於安定。」

8月11日永康焚化廠已屆處理飽和,場外仍有大量運輸車輛排隊等待進場
8月11日永康焚化廠已屆處理飽和,場外仍有大量運輸車輛排隊等待進場
化學兵進行全面消毒
化學兵進行全面消毒

行政院農委會胡興華副主委(左一)、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黃國青副局長(左二)等人,前往新埤鄉勘查掩埋場

行政院農委會胡興華副主委(左一)、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黃國青副局長(左二)等人,前往新埤鄉勘查掩埋場

屏東九如鄉的集運車.
屏東九如鄉的集運車.
災後第一時間前往支援
災後第一時間前往支援
處理死廢雞鴨魚肉的工作雖然迥異於料理桌上佳餚,當中卻蘊含著隨機應變的智慧,以及保全公眾健康的美好滋味
處理死廢雞鴨魚肉的工作雖然迥異於料理桌上佳餚,當中卻蘊含著隨機應變的智慧,以及保全公眾健康的美好滋味
數百名民眾聚集在掩埋場進行抗議,警方進駐現場維持秩序,防止暴力衝突

數百名民眾聚集在掩埋場進行抗議,警方進駐現場維持秩序,防止暴力衝突

本網站刊載之「農政與農情」其所有內容,包含文字、圖像等皆可轉載使用,惟須註明出處。

回上方 回上一頁
99-11-22:10,098
隱私權及資訊安全政策/網站資料開放宣告/本會位置圖/各縣市動物保護申訴電話/緊急災害聯絡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