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狂鹿病風波

北美狂鹿病風波


畜牧處畜牧行政科 許桂森

一、前言

  前年冬天,落磯山脈山腳下,史迪芬.韋爾哥正完成餵飼它的鹿群,隨著春天腳步的接近,一種可怕的疾病也被帶來-狂鹿病。原來,只有野鹿感染這種病,現在連飼養的鹿群也開始發病了。雖然史迪芬的鹿群目前沒有問題,但是潛伏的危機仍在。他說:「最大的問題在於感染的屠體可能被帶回,而傳播到全國各地。」狂鹿病是一種類似狂牛病的腦海綿狀病,會攻擊鹿的腦部和神經系統,它無法提前檢測,只有在鹿死亡前很短的時間內才能知道罹患此病。雖然,美國一直否認有任何案件曾經被確診過,但已有實驗室的證據顯示和狂牛病一樣,會感染給人(出自Nutrition Health Review, 2002)。最近一位吉姆.科波克(Jim Koepke)是兩年內第三位死於變性庫賈氏病的美國獵人,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嗎?還是美國政府為了保障它在畜產方面的利益,故意模糊應付。早在1997年的一位美國作家約翰.史陶伯出版的一本書叫「美國狂牛病」, 就曾經提出警告,美國西北幾州的野生鹿有狂鹿病的病例,各州政府應該提高警覺,防範狂鹿病的蔓延傳播,今年這位作家又寫了一篇專文,批評美國政府一直未採取有效的措施,例如禁止各州之間鹿肉、種鹿的買賣,及加強監測罹病鹿群的傳播等。

二、狂牛病與狂鹿病病原與傳播途徑

  狂牛病 (Mad Cow Disease),為一種牛致死性的神經退化疾病,即一般所稱的牛海綿狀腦病(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BSE),其病原不是細菌,也不是病毒,而是一種非常特別的蛋白質,被稱為Prion,發病的牛腦中可以發現變性的Prion 存在,這種蛋白質對熱、輻射、紫外線及消毒劑均有很強的耐抗性,以一般的物理或化學方法很難加以破壞。Prion由250個氨基酸組成,但不具有核酸,變性的Prion會在狂牛腦部細胞中發現,當這些變性的Prion進入體內會有能力將正常的Prion轉換成變性的Prion,正常蛋白質和變性的Prion不同,並不在於其主要氨基酸組成,而是在蛋白質摺疊的結構上,變性的Prion可以形成一種特別的糾纏結構,來抵抗蛋白酶的分解。從1980年代起到1996年,這十多年來英國政府也是一直否認狂牛病會傳染給人,直到1996年,英國政府才承認錯誤,認為狂牛病會造成人罹患變性庫賈氏病,導致死亡。截至目前為止,歐洲已有100多人死於變性庫賈氏病,連日本和美國都有人死於變性庫賈氏病。而狂鹿病自1967年首次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野鹿被診斷出來,原來以為只是一種慢性衰竭症,後來才知道和海綿狀腦病有關聯,現在卻在美國及加拿大的野鹿群及飼養的鹿群中被發現,其傳播的途徑,非常的奇特,如果和狂牛病的病原是一樣的,狂鹿病也應該是源於鹿腦中的一種變性蛋白質-Prion,但是病牛之間並不會互相的感染,英國大量爆發的狂牛病,是因為病牛吃到了會罹病蛋白質-肉骨粉,狂鹿病並沒有類似的情形,沒有吃到污染的飼料,卻會在鹿群中蔓延,他的致病傳播機制,是否不同於狂牛病,完全不清楚,到底鹿群是如何感染也不知道。今年四月,美國聯邦政府食品藥物管制局還是辯稱狂鹿病和狂牛病不同,並不會引起人的變性庫賈病,但已開始採取淘汰方法來清除狂鹿病,如果不能了解到狂鹿病傳播的機制,恐怕很難樂觀的認為可以將狂鹿病控制住,因為狂鹿病和狂牛病,和人類的變性庫賈氏病都是一樣的,無法做早期的診斷,所以致病的動物或人,都必須出現一些臨床症狀,才能在死後剖檢時發現病灶,如果病死的動物或人,沒有做死後解剖確診,是不是感染了腦海綿症死亡,也只有各說各話了。兩年來,美國猶他州、奧克拉荷馬州和科羅拉多州前後有三位年輕的獵鹿病人死於變性庫賈氏病,這不像是一件巧合事件,如果沒有採取更有效的方法來對抗這種可怕的疾病,未來不知道會發生多少病例。

三、加拿大和美國政府採取的措施

  去年,加拿大已經撲殺了近5,000頭麋鹿、牛和野牛;今年,加拿大薩克其萬省( Saskatchewan )環境資源管理局和食品檢驗局就銷毀了1,400頭鹿,加拿大政府一直認為鹿群感染狂鹿病是來自美國科羅拉多州和懷俄明州,這兩州經推估野生鹿群中大約有6%的比例已經感染了狂鹿病。在薩克其萬省Manito Sand 這個區域,大約有4,500頭白尾鹿和1,000頭黑尾鹿是要密切注意的,而全薩克其萬省仍有30萬頭的白尾鹿和八萬多頭黑尾鹿,加拿大政府和當地居民合作,獵殺後的鹿頭必須送到檢驗單位,只有證實未經感染的鹿肉,才可以被作為食用(出自James Parker 文)。

  美國政府在對付狂鹿病所採取的措施,坦白說是保留許多,畢竟美國是世界的畜產大國及糧倉,任何一個風吹草動影響層面之廣,恐怕不是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比擬的,但事實是掩蓋不住的,五年前,狂鹿病只不過是偶發事件,而現在已經蔓延到加拿大兩省和美國8個州,從今年6月起美國威斯康辛州自然資源局在Mount Herb地區方圓36`1平方哩的範圍內,將撲殺淘汰近15,000頭鹿,所有鹿肉均掩埋而不作為食用。雖然美國政府認為沒有科學證據顯示鹿肉會傳染任何疾病給人類,然而今年威斯康辛州食品餐飲業者已拒絕接受野生鹿肉的捐贈。以2000年為例,獵人們曾捐出7,765頭獵殺的鹿給威斯康辛州食品餐飲業,製造成鹿肉加工食品及碎肉。不但如此,威斯康辛州的一項調查,顯示6萬多業餘獵鹿人中,有三分之一,今年秋天將放棄獵鹿的打獵活動,生意人腦筋也動得很快,已經有公司向獵鹿人說可以代為檢驗他們所獵到的鹿,是否有感染狂鹿病。而事實上,狂鹿病的診斷很難百分之百的確定(出自Chris Niskanen 一文,Jun、2,2002)

四、國內現行措施與檢討

  去年,我國為防範狂牛病已成立了跨部會的因應小組,採取多項措施,包括強化檢疫措施、加強防範走私、監控國內的牛隻疫情、禁止反芻動物飼料使用動物性飼料、追蹤國外狂牛病的疫情、和加強禁止疫區相關貨品進入我國等,但對狂鹿病所採取的措施似乎就保守了許多,加拿大和美國均是狂鹿病的疫區,我國的衛生單位也引用美國的說法,認為截至目前為止,沒有證據證實狂鹿病會傳染給人類,且目前我國也沒有自美國、加拿大進口種鹿或鹿製品,所以不必恐慌,但事實上,國內生產的鹿茸酒和參茸酒,其鹿茸的來源並不相同,公賣局的鹿茸酒是來自國內鹿農生產的鹿茸,和國外的鹿無關;但是參茸酒所使用的則是進口的乾鹿茸,多是委託中信局招標,其來源到底是那一國,恐怕也應注意監控,應避免來自美國、加拿大,除保護消費者外,也可避免造成消費者的恐慌。

五、結論

  最近,美國食品安全中心和死於人類變性庫賈氏病家屬們,也指責美國食品藥物管制局,對於狂鹿病蔓延美國8個州這件事,在飼料管理法規修正的配合上,做得不夠,一項研究結果,已證實感染狂鹿病的鹿可以感染人類的腦組織,而產生類似狂牛病所引起的人類變性庫賈氏病。他們認為在美國中西部幾州,鹿和麋鹿的狂鹿病原已經可以跨種傳染,從野鹿傳播到人類,而食品藥物管制局及其他相關機構完全不足以保護社會大眾的健康。美國每年死於庫賈氏病的人,有2千多人,到底有多少是遺傳性傳染的庫賈氏病,有多少是近年來才有的變性庫賈氏病,到目前為止,也沒有答案。唯一知道的是隨著科學和資訊的進步,許多過去不清楚或模糊的人畜共同傳染病,會愈來愈多被報導出來。加上現代社會,交通便捷,貿易頻繁,國與國之間的距離也愈來愈小,各國政府恐怕要更加努力來因應,除了加強對狂牛病、狂鹿病與變性庫賈氏病的監測外,更要加強對一般民眾宣導,才不會造成不可收拾的傷害。

本網站刊載之「農政與農情」其所有內容,包含文字、圖像等皆可轉載使用,惟須註明出處。

©  行政院農委會農業全球資訊網 www.coa.gov.tw

  https://www.coa.gov.tw/ws.php?id=4172 2021/04/18  
關閉